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中國百家企業文化網✅✅✅
          <font id="tqdlmz"></font><b id="tqdlmz"></b><fieldset id="tqdlmz"></fieldset><ins id="tqdlmz"></ins><tr id="tqdlmz"></tr>
                1. <sup id="at8cms"><sup id="at8cms"></sup><li id="at8cms"></li><noframes id="at8cms">
                        熱搜

                        |我的一次拜訪

                          前幾星期便聽聞高中學校有學生跳樓致死,還留下遺書,未親見現場,不明其原因,道聽途說來是由于師生矛盾;今日竟又聞鄰校高三學生因考試未考好而采取同樣的做法了結了生命,心頭不免爲之一震。平日常在新聞上看到某某學校學生自殺身亡,並沒太在意,甚至怨他們傻,好好活著該多好。但你們二位的不幸發生于家旁,加之最近一段時間自身的一些經曆,我想我有爲你們二位寫些東西的必要。
                          這時的我絕不會認爲二位傻,而是以一個幸存者的身份來爲你們申冤。我覺得出你們不幸,你們懷著無窮的真情來到了這世間,又溘然長往;或就像那火燭,燃盡了光輝,燃成了灰燼,沒打一聲招呼,就不見了。又有誰曾想過你們會不見?無關的人想不到,身邊的人不去想,好生荒唐。你們甚至還沒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而你們的死絕不是無意義的;雖說沒有驚動幾方神明,但至少予我警醒,這也不算有什麽意義,我手無縛雞之力,又幫得了你們什麽。我只會思考和憤懑,再有就是寫些東西罷了;我給自己未來的定義是詩人、寫字者。你們總不能期望同我抱怨,抱怨也是白搭。我真無權無勢,這世上哪有無需這兩樣便可以去尋仇的說法?
                          說起尋仇你們該寒心了。一位的仇人是親愛的老師,另一位還不知道該去尋誰的仇。如此說來你們心地有多麽善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沒有選擇去尋仇,而選擇了認命;可天生真性情的你們如何甘願認命,終于在水深火熱的矛盾中做了了斷——“我不教別人爲難,我走就是!”這偉大恰如其分地說明你們有多可愛。也許你們的使命本來如此,在做出選擇時才沒有絲毫的猶豫。反過來說,也真談不上尋仇。老師是受害者,大家都是受害者,去了斷了老師很簡單,但又何必?本怨不著他的。左右老師的那股相對微弱的勢力對你們來說已經堅不可摧了,更莫須談背後的主犯。天性活潑的你們被束縛了自由,這是萬般無奈。你們或許也知道那些不給你自由和蹂躏你們理想的人?你們或許不願像詩裏那樣——
                          他愛躲在園子裏種菜
                          “不管,”他說:“聽他往下醜——
                          變豬,變蛆,變蛤蟆,變狗……
                          過天太陽羞得遮了臉,
                          月亮殘阙了再不肯圓,
                          到那天人道真滅了種,
                          我再來打——打革命的鍾”
                          誰說你們看不見一絲陽光,誰說你們不明父母的憂傷?你們自然知道有人會爲這噩耗傷心。即使這樣,也還是要選擇死亡,可見加在你們身上的擔子有多重。你們多半是看不起這人間的,終究是要撒手而去,你們不願從人間汲取太多的惡氣,到那時再去禍害天堂。我越來越覺得你們可愛,這絕不是貶義,更不是嘲諷。你們幹淨的靈魂值得萬世敬仰!打個比方,別人踹你們一腳,又打你們一巴掌,你們不但不忍心還手,還替他了結了你們自己。相比你們我就邪惡起來:何不拉上幾個替死的?替死的!拉誰呀?心底裏有個明朗的聲音在辯解:他們也是被迫。罷了,罷了!算作不同的信仰好了,這總怪不了他們了。追求自由的人永遠都追求自由,哪管被禍害成了什麽樣,活成了什麽樣,即使富翁、大明星也有和你們做同樣選擇的,你們並不孤單。你們信真理,信自由,是特別固執的人;他們信主義,信人民幣,是特別狡猾的人。
                          複旦大學教授葛劍雄說:“一個健康的社會,多數人是不關心政治的。”這話我覺得在理。可社會成個什麽樣子了?大家都在關心國家又出了什麽政策,關心哪個高官又下馬了,關心哪個科長又和誰有绯聞了。在這好壞參半的人間,你們的確難以存在。壞人把好人坑了,變壞的好人繼續坑好人,這種惡性循環。舉個例子,大大小小的街上都能見到叫化的,可有些是真,有些是投機,該信誰?還存留著一絲憐憫之心的朋友也被騙得夠嗆:今天在這條街上跟你要,明天在那條街上跟你要。于是整個社會仿佛都在唾棄,仿佛都在說:“叫化活該!叫化活該!”這又能怨著誰?人間怕是本來就這樣。
                          可總有些有力量的東西。想起那天我去幼兒園接我妹,本來心裏苦悶煩躁,可到了幼兒園大門口,由衷看到了一幅難得的太平景象。幸好這世間還有幹淨的地方。小朋友們在滑梯上玩耍,在教室裏等家長;我妹看到我來,一把就抱住我,高興得要命,天真地對我說:“哥哥,下次來早點接我。”這股暖流我如其難以忘記。這世界上有個真心願意依靠你的也不易,仿佛那刻我是我妹的全部。被人真心而待的感覺是無法言說的。那一路上到處都是笑聲,我卻流下了幾行淚——
                          我獨自憑著舷窗閑憩,
                          靜看著一河的波幻,
                          靜聽著遠近的音籁,——
                          又一度與童年的情景默契!
                          流淚的時候我在哀求:別把這些無辜的孩子害得太深!
                          你們二位的不幸,沒掀起大浪,但股股的自由之風不偏不倚地吹進我和另外一些人的心。希望在天堂,不要難過,在那兒定能找到你們的歸宿。安好。

                         “三年誰與共心喪,遺墨婆娑淚幾行”,這是清代詩人黃仲則寫的一首七律詩中的一句,初讀整首詩,就是這一句溫潤無聲地沁入心裏,是拂手無痕,是欲語凝噎,就是這毫無矯飾的真情流露,卻以最純淨的語句感動人心。

                          三年是一個輪回,我的三年是別具一格的,與生命中的老師攜手與共恰是三年,情感夾雜在流年易逝的春華秋實裏,經過時間的洗滌,緩緩地沉澱在一個角落,靜靜地等待一陣三月的春風喚起一段塵封的記憶,漾起一圈微醺的漣漪。告訴我,感動還在,思念長存……

                          我攜有一卷書——《人生要做的99件事》,不是心血來潮才買這本書的,是真正覺得第一次捧著一本書,掂到生命的重量,其中第4件事便是拜訪一次你的恩師。在每個人心底,“傳道、授業、解惑”的恩師都會被細細真藏。“恩師”二字,不知會引發多少酸甜交織的回憶和無以言訴的感激。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拜訪老師竟成爲無法企及的願望,年歲累加,沉澱的情感越來越重,終于在那個如約而至的三月塌陷下來了。重拾一語一言,零星的碎片將鋪滿我前行的道路。

                          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到那種圍爐而坐,促膝而談的曼妙情愫的,時間此刻顯得如此無情,在你只言片語的縫隙裏悄悄溜走,回過神來已容不得你哀歎。微醺的風萦繞著我的腳,步履也顯得輕盈了許多,沿著熟悉的小路拜訪一次老師,心情原來可以這樣從容。熟悉的櫥窗、走廊、樓梯,還有亘古不變的氣息,才發覺我曾在這裏留下過一段曆史,而此行仿佛是尋訪一座失落的故園,問詢那深掩的重門,看其中有多少灰塵封存著多少生活的足迹。但到真的推開那扇門,看見老師批作業的背影,我竟沒有勇氣去打斷她,也許我會說這樣是影響老師工作了,但真正的理由是怯懦的,我不知道應該怎樣解釋這麽突兀的打擾,我怕久逢過後的見面會顯得無以言語,我無法描述當時的心情,複雜地難以形容,徘徊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在進退中抉擇。最後還是老師親自出來神奇的化解了一場尴尬。一陣簡單的寒暄過後,我們便到了辦公室,在那些瞬間裏,我重溫了那麽多失落已久的渴望,對于真實,對于美,我不多想,真的很想很想迷失在這微醺的春風裏,在氣流中輕盈地浮動,只聞到綠色的天空中彌漫著一種從泥土深處飄來的清香……一切——都沒有改變,唯有我與老師,似乎發生了一點微妙的變化,我們不再是站著和坐著,聆聽與教導,而是像朋友一樣親切地交談,完全沒有隔閡,這微妙的變化來的也如三月的春風一般,讓我迷醉。曾經的老師變成和你促膝而談的朋友,這不是人生一大值得開心的事嗎?然而在我心裏,老師永遠是老師,即使我長大成人,他們依然是曾經教導過我,引領過我尋找人生真、善、美的永遠值得感恩和銘記的老師;即使我取得任何一項成績,我也絕不會忘記他們兢兢業業的期望與努力;即使他們平凡,但平凡並不意味著不偉大,既然被譽爲靈魂的工程師,那麽都有偉大的理由和資本,更何況老師的偉大並不是以培養出成績多麽優異的學生來衡量的,而是以他的人格感動他的學生,讓他們也成爲懂得付出,懂得感恩的健全的人。我深深地愛著教過我的每一個老師,他們都有自己的性格特點,他們都不同程度地影響著我,他們都是不能忘記的。

                          真的,不是“爲賦新詞強說愁”,不是爲了那些所謂的贊頌而大加修飾,感情是真的,透明地不容你置疑。如果說我是被每天的題目淹沒了的失落的航船,這次與老師的談話就是成爲我在霧氣茫茫的海上指引這方向的燈塔,是一次心靈的洗禮,洗掉了我成長道路上的那些迷惘,那些物是人非的感慨,洗清了我應該追逐的夢,我應該行走的路。應當承認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只有在面對熟悉的白紙,手握熟悉的筆我才會寫出自己的話,而且我不會怯懦……老師說我在寫給她的一封信上把她寫得太偉大了,我那是只是笑笑,因爲有太多的話想說,那些文字便如噴薄的泉一樣湧出來,泛濫到紙上也就成了所謂的偉大,但是老是不知道她就是那樣讓我覺得偉大,讓我覺得我的笨筆寫不出她偉大的千分之一,我想說你的偉大只存在我心裏,讓我覺得生命中擁有你這樣一個老師——真好!至少我不會走得孤單,一路上有你指引,我會微笑著向著每天的晨曦,每天的落日,告訴自己——“我很幸福。”

                          離開已經很遠,但那些曾經伴隨過旅途,藻雪過精神,啓迪過信仰,昭示過當下的風景依然樸素溫馨。我知道這次簡短而倉促的拜訪不會是我的終結,我將悉心珍藏這次只屬于與老師的點點滴滴,懷抱一顆真心,甜蜜地期待下去……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2 2001